春晚小品小品《三鞭子》赵本山、范伟

142
分享给朋友:
xiaopin

小品网 www.xiaopin.tv

小品《三鞭子》赵本山、范伟

小品《三鞭子》赵本山、范伟剧本台词


赵——60多岁。农民。手拿红缨鞭,挎手电筒和水壶。(赵本山)
石县长—40岁,朴实,简称石(李海)    
小 吴—30岁,司机,戴眼镜,简称吴(范伟)
吴 我说县长啊,还没人吗?
石(上场)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呢?来,小吴呀咱们自己想想办法。
吴 你说这老破道,你让我想啥办法呀!
石 来,看看什么原因。
吴 哎呀,县长呀!这车越陷越深。排气管子让泥糊住了……
赵 (赶车吆喝上)得驾喔吁……驾!驾!
吴 我说你干什么,你干什么!老破毛驴子往哪赶哪?
赵 咋的,往前赶呵!
吴 没看这撅个人吗?
赵 你别动,你过来,看看,就这造型谁看出是个人来,把毛驴子给我
  吓毛了。
吴 老头你咋抬杠呢!
赵 黑灯瞎火你这车在道中间干什么玩意?
吴 干啥呢,这车不陷里了吗。
赵 (打手电筒蹲下看)哎呀,是个轿车呀!陷的好呵!
吴 什么玩艺?
赵 陷的是好深呵!赶快开,我还等着回家吃饭呢!
石 大爷,我们正想办法呢。
赵 赶快想!
吴 (不愿意地)道在这摆着呢!谁也没拦着你!
赵 废话!一共就这么宽的道你在中间一停,我怎么走!
吴 愿咋走咋走。
赵 你说的,我在你车上赶过去!
吴 你敢?把你卖了,你也赔不起!
石 (说吴)你怎么说话呢!
赵 你说把谁卖了?
石 (解释)老大爷,我们的车呀……
赵 我不跟你说,我跟你们的领导说。
吴 谁是领导,这是领导,我是司机。
赵 司机呀?
吴 司机咋地?
赵 司机你牛啥呀?你是开车的,我是赶车的,咱们俩同行,统称──
车老板子。你牛啥呀!
吴 饿了大半天了,谁愿意在这和你扯闲蛋咋地?
赵 你饿了大半天,我这毛驴子也一天没进餐了。
吴 (生气地)你怎么说话呢?
赵 你怎么说话呢!
石 小吴,你咋这么没礼貌呢!大爷,你老是前边这个村的吧?
赵 对呀,这不马上要到家了吗。
石 正好,我们也上你们村去。
赵 我也看出来了。
石 大爷,我们车出不来,你的车也过不去呀!您老路熟,给想想办法。
赵 没啥办法啊,就这老破路,赶上这破天,再整个这破司机。
吴 你说谁是破司机?
赵 说你还冤你了,就你这模样长的就违章了。你这老近视眼开什么  
车,你给我赶毛驴车,我都不用。
吴 不你明白不,这是平镜。
赵 把车开这样你还平静,(问石)你能平静吗?
石 (笑)哎,大爷呵,您还是给想想办法吧。
赵 办法有,找人往外抬。
吴 上哪找人去?车喇叭都摁没电了,也没叫出半拉人来。
赵 (惊讶地)什么?你摁喇叭了?完了,完了,完了。摁喇叭干啥呀?
石 怎么的了?
赵 还没吃饭吧?
石 没有。
赵 完了,车出不去了,饭也吃不着了。这村你没来过吧?
石 没有。
赵 地形不熟悉?
石 不熟悉。
赵 不知道这是哪?前边是高庄,后边是赵庄,这,是马家河子。
吴 马家河子?
赵 你的明白?
吴 不明白。
赵 这是有革命传统的老区。你这一摁喇叭就像当年消息树倒下一样,
别说人哪,就那些喘气的:鸡也不听喝了,猪也不让摸了,狗也
上山坡了,池子里的王八也吓休克了,都怕轮到自己上桌了。
吴 闹半天,你把我们当吃饭的了。
赵 哎呀,别谦虚了。就你这腐败肚子,光吃不拿就挺好了。
石 大爷呀,吃饭是小事。
赵 啊,喝酒是大事。
石 没那意思。大爷,这条破路有多少年了?
赵 老多年了。
石 什么车都陷里?
赵 毛驴车就不陷里。
吴 人家说的是机动车。
赵 我知道是机动车,你激动啥呀?我问你,大炮车是机动车不?
吴 废话。
赵 就没陷里。
石 怎么的呢?
赵 那是当年八路的。老百姓给抬出来了。
石 啊。
赵 坦克车厉害不?到这就陷住了。
石 怎么的呢?
赵 那是小日本的。老百姓给它挖坑。当年,我就是游击队尖刀排挖坑组
的坑长。这一带都有我设计的坑,那是大坑套小坑,深坑套老坑,坑
里还有水,水里还有钉,进去就没影
吴 今天的坑也是你给挖的吧?
赵 得了吧,你没长心哪,当年挖坑是对付日本鬼子的,今天修还修不过
来呢!
石 大爷,听说山里有很多土特产品?
赵 满山都是宝,就是运不出去了。这不,前两天来个外商,相中了咱们
的山橛菜。人家管那叫绿色食品,说是要在城里建加工厂。
石 那可是好事。
赵 实际一考察人家就明白了,存在着运输问题,说要用汽车运得现修路;
要是用毛驴车运,绿色食品到城里就变黑色食品了。要是用直升飞机
硬拔吧,还不够油钱。
石 结果怎么样啊?
赵 结果人家外国人办事非常果断。说了三句话把事就办明白了。
石 说啥了?
赵 非常深情。
石 咋说的?
赵 发人深思?
石 哪三句?
赵 白白。白白。白白了。
石 看来这路不好,直接影响经济发展啊!
赵 可不是咋的,这些年来为了就乎这破道,这不家家养驴吗。就这条驴能对付这
条破路。
吴 哎,大爷,一提驴,我就想起来了,你能不能把驴借我们,帮助把车拉出去。
赵 你太单纯了,干一天活了,需要休息。
吴 你让它给咱加个班呗。
赵 你当它是司机哪,说加班就加班,我告诉你,这条驴是我和老伴的心肝宝贝。
在家地位比我都高,平时让我老伴给惯坏了。超过二百斤,拒载;一百斤,我
得替它扛一半。有一次磨包米面,就二十斤。回来的路上,我老伴咋看咋心
疼,最后把包米面从驴身上拿下来,自个背上了,骑驴就回来了。
吴 大爷,你要实在心疼驴,咱花钱雇它。
赵 少整那事。现在有些人办点儿事就想钱、钱。钱。就好像没钱什么也办不了似
的。那你给多少钱哪?
吴 你看,还不是要钱吗?
赵 我跟你说句笑话,你要真给,咱还不要。今天不要钱给你拉一次让你看看老区
人民的觉悟。
吴 大爷,谢谢你了。
赵 谢啥呀,要卸就赶紧卸驴。(做栓套状,铃铛响)
石 小吴啊,帮大爷忙乎忙乎。
赵 你把套给拴上。你过来。吁!你站下干啥?没说你。你过来。你、驴、我,咱
爷仨在前边拽。
吴 什么玩意?
赵 啊,你、我加驴这不还咱仨吗,在前边拽。(指石)你把方向。
石 您老这么大岁数了。哪能让您在前边拽呢!您老把握方向。
赵 这样决定完全正确。
吴 等等!你会左打轮,右打轮吗?
赵 你忘了,咱们俩是同行了。这跟赶毛驴车有啥区别呀!吁、吁、吁!就是往
左;喔、喔、喔!就是往右;驾!就是前进;稍!就是倒档;吁……(长
音)!踩煞车了。
石 好,好!我们准备好。
赵 准备好了?驾!
吴 等等!你咋喊呢?这前边是人。
赵 你咋这么事儿呢,目前你们仨的主力是驴,我喊“前进”,它能听懂吗?
石 好,好!只要车能出去,喊啥都行啊!
赵 不行。这么喊是缺少文明礼貌,这么的吧,你到后边推,你也到这来推。这天
窗能不能打开
吴 你打这玩意干啥呀?
赵 我摇晃鞭子呀。
吴 坐轿车你摇晃哪路鞭子呀?
赵 我摇鞭子赶驴,喊口号指挥你俩,这不都有了吗?
石 好好,打开。
赵 注意了。驾!前腿绷。驾喔!后腿蹬,腰板使劲往下弓!喔吁!(吴一闪,赵
摔下车)你干啥呢?你螃蟹吃多了,咋净使横劲哪!
吴 你喊那叫什么玩意儿啊!一股子一股子的。
石 大爷呀,您喊有点儿节奏的,气氛强的。我们好使上劲儿呀。
赵 好,你们听着啊!驾!“这条道哇没人修啊,全是坎来尽是沟哇。坐轿车的来
喝酒哇,喝完小酒往回溜哇。驾!这条路哇真特殊哇,多少年来不给铺哇,春
耕化肥运不进,大棚柿子运不出哇!老百姓急得哇哇哭啊!”
石 (接喊)“叫声大爷你别发怒哇,这回我心里有了数哇。要是不修好这条路,
那算什么好干部哇!”
赵 吁……你说啥?要修这条路?
石 对!
赵 真事吗?
石 马上就修。
赵 你说的能算吗?
吴 这是新来的石县长。
赵 石县长?就是给乡亲们修桥的那个老石?
吴 对呀!
赵 你咋不早跟我说呢!(转身与石握手)这回可算来个干实事的县长。真要修
路?
石 我今天就是特意考察这条路来了。
赵 太好了,老少爷们要是知道这件事……(欲跪下,被石扶起)那啥,刚才我说
的那些话,你可千万千万……
石 没关系。
赵 别没关系呀!你得往心里去呀。
石 放心吧!您老的话,我是牢牢的记在心里了。这条路要是再不修车陷里边,大
家能给它抬出来,这人心要是陷里边……
赵 好,好!有你这句话……今个咱要像当年抬八路的炮车一样,把你这车给抬出
来!你等着。
吴 你回村喊人去呀?
赵 不用,我老赵三声鞭响,乡亲们就立刻到场,来接县长。(挥动鞭子,传出三
声鞭响。喊)乡亲们!高粱米饭炖大豆腐准备好!县长给咱修路来了。抬车!
[众人的号子声
“老少爷们搭把手,嘿哟,嘿哟!抬起来,往前走,嘿哟,嘿哟脚下的路
看清楚,嘿哟,嘿哟!黑的是泥,黄的是土,嘿哟嘿哟!上山坡,把劲鼓,
有希望了……嘿哟,嘿哟,嘿哟,嘿哟!………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