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晚小品2000年春晚小品《小站故事》黄宏 赵薇

283
分享给朋友:
xiaopin

小品网 www.xiaopin.tv

2000年春晚小品《小站故事》黄宏 赵薇

小品《小站故事》黄宏  赵薇 2000年春晚 高清_剧本台词

赵薇:各位旅客请注意了,各位旅客同志请注意了,由省城方向开来的1999次列车马上就要进站了,请旅客马上上车。各位旅客同志请注意了,由省城方向开来的1999次列车马上就要进站了,请各位旅客马上上车。

(黄宏扮演的民工上)

黄宏:同志啊,是在这儿候车不?

赵薇:去检票口检票,2号,拜拜!

黄宏:我刚才一看吓一跳,我以为还珠格格来检票来了!

黄宏:打工修路离开家,经常做梦想我妈,工钱挣了3000块,回到家,我不给媳妇给我妈!……………因为我还没成家。(抚摸钱)哎呀,3000,给我妈挣点钱不容易,我把它给包好,省的叫小猫给叼走。(准备睡觉)不行……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挺可怕,一睡觉就爱说梦话,只要有人来搭腔,别人说啥准说啥。拿张报纸,把嘴挡上。(将报纸盖在脸上)

(凌峰扮演的台湾人上)

凌峰(山东腔):打工修路离开家,从台湾来到大山洼,听说台湾闹地震,心中牵挂的是俺妈?这半夜三更的,一点消息都没有,急死人啦,哪里有报纸啊?大爷有报纸吗?没有!大娘有……搞错了是大姑娘。谁有报纸啊?(看到盖在黄宏脸上的报纸)报纸?9·21大地震,详见第四版,老乡?

黄宏(梦话):啥事?

凌峰:借个报纸看看?

黄宏(梦话):别客气!

凌峰:谢谢!(拿走报纸)

黄宏(惊醒):干什么玩意?干什么玩意你啊?

凌峰:看看报纸啊?

黄宏:看报纸你掀我被窝干哈你呀?

凌峰:明明是报纸,怎么是被窝捏?

黄宏:拿到手里是报纸,盖在我身上是被窝知道不?(抢过报纸)我正做梦娶媳妇呢,他掀我被窝。挺好的事让他给搅和了。

凌峰:你不是同意了吗?

黄宏:我同意了那是梦话你知道不?我这人梦里爱搭腔知道不?

凌峰:我怎么知道呢?

黄宏:你不知道我睡觉你跟我说啥话?别说你啦,为这事我得罪过我妈。我妈给我介绍个对象,在梦里我稀里糊涂同意了,醒了之后才知道是个寡妇,还带个小孩。

凌峰:哦,二婚啊?

黄宏:二婚咋的?二婚更合适,二婚女人最有味,生活起来有情趣,现成的孩子不用生,我里外省了不少事。

凌峰:什么人啊?

黄宏:你什么人啊你呀?剃个秃头还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。

凌峰:你怎么这样啊?

黄宏:怎么的?我在这里睡觉你搅和啥呀?你是干什么的?

凌峰:台胞!

黄宏:什么包?

凌峰:台湾同胞,简称台胞。

黄宏:真能吹,小样吧,还台胞?我看他像胎儿。真的,他要一闭眼,一转圈,往药水里一泡,整个一个胎儿标本。

凌峰:你别看俺丑,俺长的很温柔。

黄宏:还温柔呢。我真纳闷你这模样是咋揉出来的。

凌峰:台胞证你看看吧!

黄宏(左右上下的看):假的!我跟你说,现在有许多事都不可靠,说的做的全是两套,说是歌星乱喊乱叫,说是舞厅乱搂乱抱,说是桑拿进去乱泡,说是夫妻没有执照,相互之间姓啥叫啥都不知道,还粘粘糊糊不嫌害臊!我跟你说,就你这公章,都不用大萝卜,整个胡萝卜就能伪造。

凌峰:你别在这儿胡闹。

黄宏:谁跟谁混闹啊?谁跟谁胡闹啊?为回家看我妈,我加班三天没睡觉,知不知道?你不是要看报纸吗?是这一篇吗?

凌峰:对!

黄宏(将报纸撕成两半,一半给凌峰):给你!但是有一点,你消消停停的看的报,你要再跟我胡闹,你别怪我不客气。什么人啊?

凌峰:9.21发生大地震后,昨日又发生余震。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是台湾台中,草屯(台湾省南投县的一个镇)……,草屯是俺家!那俺娘……这个地方让他给撕掉了。兄弟,醒醒好不好?俺要看的消息被你压住了,请醒醒!醒醒!请醒醒!嘿,俺就不相信俺叫不醒你,他奶奶的,嘘~~~~~~~~~~嘘~~~~~~~~~~嘘~~~~~~~~~~

黄宏(梦游):妈呀,厕所在那儿啊?(起身,报纸粘在身后)

凌峰(跟在黄宏背后看报纸):往前走。

黄宏:还有多远?

凌峰:快到了。

黄宏:到了?(醒)我咋跑这儿来了?人呢?那秃头跑那儿去了?呀??真是怪了!(发现凌峰在身后)跟着我干什么?

凌峰(取下报纸):看看报纸嘛!

黄宏(抢过报纸):你要看报纸我给你看报纸,给你报纸你还是胡闹。我看你不是为了看报,你纯属搅我睡觉。(撕碎报纸)我让你看!看!看!

凌峰:嗨呀!!

黄宏:大老爷们有话说话,你这是干啥?

凌峰:你怎么就是不相信俺捏?

黄宏:我怎么相信你呀?

凌峰:我真的是从台湾来的,俺回老家就是要修这条路的呀!

黄宏:胡说,这条路是我修的。

凌峰:是俺参加设计的。

黄宏:真的啊?

凌峰:你回家看你娘,俺也回家看俺娘!大地震之后,俺这个80多岁的老娘一点消息都没有,是你你急不急啊?

黄宏:哎呀,你咋不早说呢?我真不知道,我刚才误会了,别着急,我给你拼上。还差一块。就差这块台湾了。

(火车鸣笛)

凌峰:俺走了。

黄宏:大哥啊,别着急,这报纸拿到路上看。刚才的是真是对不起呀大哥。

凌峰:过去了!

黄宏:大哥呀你别着急。一方有难八方支援,许多报纸都有报道,这儿有,这儿有,这儿还有。(把3000块钱误当报纸塞到凌峰手上)

凌峰:谢谢!(下)

黄宏:儿子走的再远,心里还是惦记着妈呀!(发现钱没了)我的妈呀!我说大哥!

凌峰(幕后):哎?

黄宏:这个钱……

凌峰:啥钱?

黄宏:哎呀我还不好意思说。大哥,钱……

凌峰:钱?

黄宏:前台火车进站了知道不?

凌峰:哦!

黄宏:大哥。

凌峰:哎?

黄宏:哎呀他还不明白……给台湾人民带好吧。

凌峰:知道了。

黄宏:给你老娘带好吧。

凌峰:谢谢了。

黄宏:他给他老娘带好,我给我老娘带啥啊?

凌峰(再上):老弟,钱!

黄宏(推开):大哥,拿着吧!

凌峰:老弟啊,俺知道你挣点钱不容易。

黄宏:大哥,我知道你们不缺钱,还多少是个意思,我们受灾的时候,你们不是也给过钱吗?

凌峰:那都是应该的。

黄宏:大哥啊,拿着吧。

凌峰:不行。

黄宏(爆发):听我说,别人的钱都能收,我们的钱怎么就不能收呢?别忘了咱是一奶同胞啊!

凌峰:一个娘!五十多年啦,俺娘还是乡音不改,80多岁了,总牵着,总是想回老家看看,一想到老家,她就掉眼泪。

黄宏:这点钱,就算我孝敬老娘的,你跟她说,在家乡,她还有个儿子。

凌峰:好!兄弟!你也跟你娘说,在台湾,她也有个儿子。

黄宏:让我们给海峡两岸的老娘……

黄宏/凌峰:鞠躬了!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