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小品剧本《刘罗锅还乡记》

    爆笑小品剧本《刘罗锅还乡记》

    人物:
    甲:和小绅
    乙:刘罗锅
    丙:张小成(体态偏胖)
    丁:刘小安(体态偏瘦)
    C:服务员
    道具:
    桌子一张,椅子两把。

    (甲,西装革履,志得意满,端坐椅上)
    (C搬椅上)
    甲:哎!哎!手脚利索点!
    C:(擦桌子)
    甲:哎!哎!擦的干净点!
    C:(铺桌布)
    甲:这个不行,换好的!
    C:(换桌布),科长,这酒宴,多钱的标准?
    甲:发!发!发!
    C:(欲走)
    甲:等等,再来个发!
    C:(吃惊)四个发!一般人哪,你是一个发;看上眼的呢,你是两个发;最高,你到过三个发;对老百姓,你是一发不发······
    甲:什么一发不发,那叫一毛不拔!
    C:今个谁来啊,四个发!
    甲:(得意)这你就不懂了吧。内部消息,今个那京城的宰相,刘墉,刘大人,要来我们这地,我特地在这里为他老人家接风洗尘。他老人家乃当朝的宰相,大官,部级,怠慢了行吗?
    C: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电视上那个罗锅子吗?
    甲:嘘······(环顾四周)这名字是你叫的吗?这搁在刘大人身上,不能叫罗锅子,那叫曲线美!如今都兴这个,给你说,你也不懂,走吧,走吧!
    C:(下)
    甲:(看表)这刘大人咋还不来啊,小汽车,警车开道,一路绿灯,早该来了。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,(掏出手机和电话本,倒拿电话本拨号)还真通了······哎,您好!您好!(回头,作神秘状)还是个小姐呢······您问我贵姓?小人姓和,和约的“和”,和稀泥的“和”,小的是人事工作局公共关系处接待科的副科长,括号主持工作,您贵姓?什么!那拉氏!又名“慈禧太后”,哎吆,老佛爷!原来是您老人家啊,晚辈在这里给您磕头喽,(手敲桌子)您老听见了吗?我什么的什么曾在朝廷当过差呢,谁?姓和,叫和绅的那个,曾伺候过乾隆爷······他是您长辈?那成何体统啊,他叫您爷爷也行啊!您老人家贵体可好啊?您老人家为朝廷忙里忙外,不是割地,就是赔款,操劳了半辈子,不容易啊!什么?骂你是卖国贼,那些贱民知道些什么啊!您这是破财消灾,那些洋人咱惹的起吗!您老人家想吃什么?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水里游的,树上长的,就是王母娘娘的仙桃,我也想法给您摘下来!想吃方便面,还舒坦!明个弄个专列给您送过去。您老想喝什么?白酒、啤酒、葡萄酒、洋酒XO,就是观音菩萨的圣水,我也想法给您倒点下来。XO也没喝过,明个打发架专机给您运过去。您老人家为朝廷鞠躬尽瘁、费尽心思,还这么艰苦朴素、勤俭节约,真是晚辈之榜样、万民之楷模啊!······您的住址?知道!天下人谁不知道啊,京城皇宫紫禁城······什么?您老被人撵出来了,谁那么大胆啊!那您现在是什么地方?······什么?十八层地狱最底层,祸国殃民路,腐化堕落街,250号,敢情您死了,早说啊!(满脸怒气,挂掉电话)这老娘们,生前不做好事,死了还害人,这可是长途啊!(略有所悟)确实够长的,十八层啊······
    丙:(西装笔挺,上)
    甲:(看丙)这人长的福态,肚子大,脑门亮,还真像我们处的处长,有点象,(迎上)哎吆,刘大人!
    丙:你是?
    甲:晚辈姓和,这是我的名片,(掏出名片,递上)刘大爷,刘爷爷!
    丙:你叫谁大爷啊,有病啊你!人家现在还是个处男呢······
    甲:你不是刘大人?
    丙:什么大人小人的!告诉你吧,我叫张小成,养猪场的技术员,养猪的!
    甲:(打量丙)你是养猪的?
    丙:人不可貌相啊,我这是勤劳致富,养猪发了!不光人发,那猪跟着也发了。鸡鸭鱼肉都吃腻了,每天得喂那海参鲍鱼、熊掌燕窝;喝的,那得内部专供、国外进口;住的那起码得九个星,吃饱喝足还得漂一漂、泡一泡,可不管怎么漂、怎么泡,还是一身的臭味!如今这猪还特爱美,每天是涂脂抹粉,可不管怎么涂、怎么抹,还是一个猪样!这几天,又吵着要什么三陪、二奶,我看这猪过阵子得吃人!这猪成了精,比人还厉害!精就精吧,也精不了几天了,过阵子就得进屠宰厂了。(下)
    甲:(泄气)这算什么事啊!(坐下)
    丁:(上)
    甲:这人长的精干,眼放光,瘦脸庞,跟我们局长一个样,差不多,(迎上)您贵姓?
    丁:免贵姓刘,你是?
    甲:哎吆,刘大人,小的可把您盼来了!我姓和,这是我的名片,(递上名片)
    丁:(看名片)和小绅,和科长,兴会,兴会,(握手)这是我的名片,以后还请多多联系(递上)。
    甲:(看名片)刘小安······你不是刘大人啊!
    丁:我是化工厂的业务员。你看,(掏出宣传单)这是我们厂的主导产品—灭虫剂,那唱着歌、喝人血的蚊子,跳着舞、闻臭味的苍蝇,“嗤”的这么一喷,保证它是统统落马,一命呜呼;这是我们厂的最新产品—清洁剂,那卑鄙龌龊的下水道,肮脏污秽垃圾场,“哗”的这么一洒,绝对是污秽全消,涣然一新;这是我们厂新开发的消毒剂,“唰”的这么一擦,无论是阴险狡诈的老病毒,还是投机钻营的新病菌,都统统消灭,一扫而光;这是我们厂新研制的洗涤剂,“啪”的这么······
    甲:好了,好了!走吧,走吧!(推丁下,神色尴尬)什么乱七八糟的!
    乙:(平民打扮,骑驴状,上)······昨日京城当宰相,近日穿越回家乡;骑个毛驴看不够,大千世界变了样!·····(唱)天地之间有杆秤······
    甲:哎,哎!干什么的?现在怎么还有骑驴的?·····这是你来的地方吗!
    乙:俺叫刘墉,(指方向)从那来的。
    甲:你这样的人也配叫刘墉,也不撒泡尿照照!
    乙:俺想歇歇脚,也叫俺这驴吃点草。
    甲:吃草?人家那猪都吃上海鲜了!这草都是花大价钱买来的,就你这破驴,吃的起吗你!走!走!走!该干什么干什么去!
    乙:(到幕后)
    甲:该来的不来,不该来的倒来了不少。······这刘大人咋还不来啊,再打个电话问问吧,这回可得把这号码拨对了(掏出电话本,拨号)喂!(点头哈腰)您好,您好,请问刘大人出来了吗?早出来了?怎么来的?什么?骑驴!(慌,从幕后拉乙上)哎吆,刘大人,刘大爷,刘祖宗!小的有眼无珠,您老人家大人大量。您看您,天庭饱满,地额方圆,潇洒英俊,一表人材,我这傻呼呼的,楞没看出来!(拉乙)坐!坐!(吩咐服务员)快!快!倒酒!上菜!
    C:(端上)
    乙:你是?我怎么看你这么面熟呢。
    甲:小人是人事工作局公共关系处接待科副科长,括号主持工作,和小绅,我什么的什么和您是老同事,老战友了!
    乙:谁啊?
    甲:和绅,和大人啊!
    乙:别说,你和和绅,从里到外,还真象!
    甲:刘大人,来!吃!吃!这是南沙的珍珠翡翠,这是长白山的银耳燕窝······
    乙:燕窝!这燕子的窝也能吃啊?
    甲:您老真幽默!您老喝点什么?茅台,五粮液?我看还是来点洋酒,人头马!(倒酒)
    乙:(喝酒)人头马?跟那马尿差不多,这得多少银子?
    甲:如今不用银子了。
    乙:那用什么?
    甲:用这个,(掏出百元钞票,递上),比银子管用,亚洲金融危机都挺过来了,那洋人都眼红的了不得,一个劲的要它升值呢······您老人家此行有何贵干啊?
    乙:还什么贵干啊,告老还乡。
    甲:(失望)啊,下来了······象您这么大的官,即使退了,那影响还大大地吧?
    乙:如今都是人走茶凉,有影响,我还骑驴回来吗?······走了这么远的路,还真有些饿了(欲吃)。
    甲:(拦住)不能吃,这是燕子的窝!
    乙:(欲喝)
    甲:(拦住)不能喝,这是马的尿!(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吩咐乙)倒尿!我都被你气糊涂了!(看乙)真有你的!混了一辈子,混了个毛驴回来!
    乙:在朝坐官,就应该两袖清风,清正廉明······
    甲:虚伪!死要面子活受罪!廉洁值几个钱?顶吃还是顶喝?你廉洁了一辈子,还不是骑了个毛驴回来了吗!
    乙:象你老祖宗和绅······
    甲:和绅怎么了?不就是贪污了几个钱吗?贪污,那叫本事!有本事,你也贪啊!
    乙:那后来怎么样啊?
    甲:后来,后来······(尴尬)抄家,自杀······
    乙:就是吗?相当初,你老祖宗和绅,可说是富可敌国,到头来还不是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都抄家没收了吗!当年和绅那是人前马后,好不风光,但蹲在大牢里的时候,不也是成了孤家寡人吗!看看现在的那些人,平时是张个大嘴,恨不得把整个地球也给装进去,但等进去的时候,却又后悔的把肠子也想吐出来,真是不碰南墙不回头,不见棺材不落泪······
    甲:好了!好了!你廉洁!你伟大!行了吧?你不为你自己着想,也总该为你的家人想想吧!人家现在有些人,孩子还没生出来,就买好了房子,备好了票子,摆好了位子,再看看你······
    乙:要是房子塌了,票子光了,位子没了,那怎么办?纵使给他留下座金山银山,早晚也有花光用完的那一天。不经风雨,怎么能见彩虹?不经锤炼,怎么能当刀锋?狮子为了锻炼幼狮觅食的能力,会把幼狮赶出家门,老鹰把雏鹰扔下山崖,那是为了锻炼雏鹰飞翔的本领,狮子和老鹰都明白这个道理,可如今这些人,哎,禽兽不如啊······
    甲:(神色沮丧,不耐烦,打断乙)好了!好了…
    (丙、丁上)
    甲:哎,哎!你俩怎么上来了?
    丙:我们是来接刘大人的。
    丁:(看乙)您就是刘大人,可把您给盼来了!
    乙:你们是?
    丙:我叫张小成,老祖宗叫张成,曾侍奉过您老人家啊!
    丁:我叫刘小安,老祖宗叫刘安,也曾侍奉过您老人家呢!
    乙:想起来了,张成,刘安!(激动,握手)
    丙:乡里的老少爷们听说您今个要来,都乐坏了,打发我兄弟俩过来接你,我俩连夜赶过来了。
    丁:听说您告老还乡了,早就该回来!整日受那皇帝老儿的窝囊气,有啥意思?现如今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新时期,咱乡里成立了家公司,取名叫刘墉集团公司,这董事长的位置到现在还给您留着呢。
    乙:刘墉实在是受之有愧,这刘墉集团公司是干什么的?
    丁:经营范围那可多了!有“刘墉”牌系列日用化工产品,灭虫剂,消毒剂,清洁剂,(掏出宣传单)看我刘墉,清正廉明,扫奸除恶,打抱不平!
    丙:咱乡里还办了家养殖厂,专门养猪,门类繁多,品种齐全。有拉大旗做虎皮的霸王猪,特别善吹,牛皮都能吹爆喽!有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痴呆猪,本事小,胃口大,一顿饭能吃一头牛!有爱吹喇叭的放屁猪,那猪屁放的,比雷还响!可就是光打雷,不下雨,最后光剩一股子屁味!甭管哪种猪,最后啊,统统都得进屠宰场!
    乙:这养猪厂叫什么名?
    丙:名字还没起······
    乙:我看就叫贪官污吏集团公司。
    丙:这名字好啊!贪官污吏是头猪,吃拿卡要不知足。
    乙:有朝一日断头台,哭爹喊娘悔当初!
    丁:咱公司还有“刘墉”牌饮用水系列产品,矿泉水,纯净水,营养水,(掏出宣传单)看我刘墉,两袖清风,一尘不染,国际驰名!
    丙:你那里光纯净了,那些渣滓垃圾的怎么办?为了美化环境,提高生活质量,咱乡里还建了一个垃圾处理公司。那些吹拉谈唱的的蚊子,敲锣打鼓的苍蝇,贼眉鼠眼的老鼠,不管它多么叫得多响、唱得多欢,最后啊,都得消灭处理!
    乙:那这处理垃圾的公司叫什么名字?
    丙:这名还真不好起······
    乙:我看就叫拍马溜须集团公司!
    丙:这名字好啊!拍马溜须皆垃圾,两面三刀玩的急。
    乙:为官一任当看清,切莫让他瞄准你!
    丙:咱走吧,刘大人,乡里的父老乡亲都等着您呢。
    丁:您老怎么来的?骑驴!我们还是打的来得呢。
    丙:今个,咱既不骑驴,也不打的,俺把您抬回去!
    (乙在中间,丙、丁作抬轿状)
    丙:一代名相刘罗锅,
    丁:千古美名四海播。
    乙:拍马溜须靠不住,黎民百姓才是那铁秤砣!
    (《宰相刘罗锅》主题歌响起)“天地之间有杆秤,那秤砣是老百姓······”
    (乙、丙、丁,下)
    甲:(忽然想起)哎,来接刘大人的是我啊!站住!站住!
    (甲下)
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