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声相声《虎年谈虎》央视春晚 冯巩、刘伟

226
分享给朋友:
xiaopin

小品网 www.xiaopin.tv

相声《虎年谈虎》央视春晚 冯巩、刘伟

相声《虎年谈虎》冯巩、刘伟台词剧本

刘:虎年呢就要过去了。 
冯:是啊,兔年就要来到了。 
刘:这回正是虎跟兔交接班的时候。 
冯:啊?啊……工作一年了,也该换换岗啦! 
刘:去年我们说的是《虎年谈虎》。 
冯:对对对! 
刘:今年啊,今年我们…… 
冯:我们就说回儿--《兔年谈兔》,我们的任务,没错。 
刘:到了猴年我们谈猴? 
冯:对到了狗年我们说狗! 
刘:什么年就说什么啊? 
冯:对,这辈子就算拿下来了。 
刘:像话吗!(观众大笑)这个谈虎还可以,兔就不大好谈了。 
冯:那得分搁谁嘴里! 
刘:那要搁你嘴里…… 
冯:比你说得好! 
刘:那咱们说一回儿! 
冯:一人一句的。 
刘:我说虎。 
冯:我说兔。 
刘:我是虎老雄心在! 
冯:我,我,我是,是兔小--志气大……怎么样?比他强吧? 
刘:我猛虎下山,势不可当! 
冯:我,我兔爷捣药,救死--扶--伤。 
刘:我虎头虎脑无虎心
冯:我,我兔子不吃窝边草! 
刘:我老虎屁股摸不得! 
冯:我我我兔子尾巴支楞着! 
刘:我老虎本是兽中王! 
冯:我兔子尾巴,兔子尾巴……我就没打算往长里儿长!!!(观众大笑)换词吧换吧,这兔子真不好说。 
刘:好,那我出个主意,咱们今天啊,说个“电影对联”。 
冯:用电影片名对对子?!(笑)你真了解我,知道我电影看得多,哈。 
刘:你看得多?你不如我,打听打听,在单位我有个外号:电影工厂。 
冯:那你不知道我在单位也有个外号吧:电影公司,专管工厂。 
刘:在单位我还有个外号:电影仓库! 
冯:在单位我也还有个外号:仓库管理员。哈哈! 
刘:我,我,我还有,外号! 
冯:有什么?我都管你! 
刘:我我叫“仓库管理员的爱人”!! 
冯:这怎么回事? 
刘:管理员怕老婆啊。 
冯:这像话吗?来咱们开始吧。我出上联! 
刘:我对下联! 
冯:我这上联是一个字片子,《灯》; 
刘:张嘴就来,《药》。 
冯:你想想再说,别信口开河啊,三分钟考虑时间。 
刘:考虑什么,对上来了。 
冯:那你别让我问住了!说,为什么你的《药》对我的《灯》? 
刘:当然有原因了,它,它这么回事,你晚上吃药你得开灯吧?你要不开灯你准得吃错药啊! 
冯:(醒悟)你才吃错药呢!这回听着,我说两字的! 
刘:我对两字的。
冯:我这上联是《小街》; 
刘:我对下联《老枪》。 
冯:这怎么讲? 
刘:当然有讲儿啦,你走在小街上,我给你一老枪! 
冯:招你啦?! 
刘:怕你走在小街上不安全,给你一枝老枪起防身作用。 
冯:好好算你对上了,这回我多说点儿。 
刘:我多对点儿。 
冯:我说得急! 
刘:我对得快! 
冯:我说一串儿! 
刘:我来一筐! 
冯:听着,我这上联是:《熊迹》; 
刘:有点儿瘆得慌,我对《蛇案》。 
冯:《伤逝》; 
刘:《情探》。 
冯:《夜茫茫》; 
刘:《路漫漫》。 
冯:《二度梅》; 
刘:《十五贯》。 
冯:《三家巷》; 
刘:《五更寒》。 
冯:《红楼梦》; 
刘:《白蛇传》。 
冯:《宝莲灯》; 
刘:《桃花扇》。 
冯:《车轮滚滚》; 
刘:《山道弯弯》。 
冯:《梨园传奇》; 
刘:《哈里之战》; 
冯:《兵临城下》; 
刘:《挺进中原》。 
冯:《突破乌江》; 
刘:《智取华山》。 
冯:《丹凤朝阳》; 
刘:《玉马外传》。 
冯:《佩剑将军》; 
刘:《家务清官》。 
冯:《六斤县长》; 
刘:《八百罗汉》。 
冯:《绿色钱包》; 
刘:《蓝色档案》。 
冯:《红楼夜审》; 
刘:《金象奇案》。 
冯:《火山禁地》; 
刘:《冰海沉船》。 
冯:《飞向未来》; 
刘:《走向深渊》。 
冯:《候补队员》; 
刘:《预备警官》。 
冯:《城南旧事》; 
刘:《阿惠新传》。 
冯:《独立或死亡》; 
刘:《爱情与遗产》。 
冯:《陌生的朋友》; 
刘:《神秘的旅伴》。 
冯:《生活的彩音》; 
刘:《远山的呼唤》。 
冯:《咱们的牛百岁》; 
刘:《快乐的单身汉》。 
冯:《阳光闪过之后》; 
刘:《今夜星光灿烂》! 
冯: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! 
刘: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啊!(观众鼓掌) 
冯:别鼓掌了,非难到他不可!听着,《大李老李和小李》; 
刘:《儿子孙子和种子》! 
冯:《五十一号兵站》; 
刘:《七十二家房客》。 
冯:我这能添字。 
刘:我这能加词。 
冯:我是《五十一号兵站》住着《七十二家房家》; 
刘:……怎么你全占了?! 
冯:谁先说算谁的,你来啊。 
刘:当我对不出,听着,我给你对《七十二家房客》搬出《五十一号兵站》! 
冯:像话吗! 
刘:军队不许带家属,你都得搬出去。 
冯:不行不行,你不懂规矩,对子不能重复上联的。 
刘:非要另说?好你听着,《三十九级台阶》发生《四零五谋杀案》啊! 
冯:……你听这个!《良家妇女》《秦香莲》; 
刘:俩儿片子搁一块儿?哪也不怕,我对《模范丈夫》《李时珍》。 
冯:这李时珍是秦香莲的丈夫? 
刘:年三十儿刚登的记,你别管。 
冯:你再听,《海外赤子》《刘三姐》; 
刘:《雾都孤儿》《杜十娘》! 
冯:听这个!《英俊少年》《马可·波罗》; 
刘:《卖花姑娘》《叶塞尼娅》。 
冯:我能添字! 
刘:我能加词。 
冯:我这是《英俊少年》《马可·波罗》参加过《地雷战》《地道战》,《南征北战》; 
刘:《卖花姑娘》《叶塞尼娅》卖的是《马兰花》《苦菜花》,《锦上添花》! 
冯:《羊城暗哨》《侦察兵》《三进山城》《追捕》《骆驼祥子》; 
刘:《马路天使》《流浪者》《十字街头》《绝唱》《半夜鸡叫》! 
冯:《大江奔流》《浪涛滚滚》--《怒吼吧,黄河》; 
刘:我给你对《小城春秋》《杜鹃声声》--《祖国啊,母亲》! 
冯:《基督山伯爵》; 
刘:《少林寺弟子》。 
冯:《基督山伯爵》《爆炸》《卡桑德拉大桥》; 
刘:《少林寺弟子》《奇袭》《相思女子客店》。 
冯:啊?! 
刘:偷税漏税,咱就奇袭! 
冯:《王老虎抢亲》; 
刘:《李二嫂改嫁》。 
冯:《王老虎抢亲》抢的是《大海的女儿》,这是《烦恼的喜事》; 
刘:《李二嫂改嫁》要嫁给《神秘的大佛》,才叫《奇异的婚配》呢! 
冯:你听着,我这儿还有一绝对儿呢! 
刘:天下无语不成对,没有我对不上来的。 
冯:这回你就不行了,听着,我这是:《寅次郎的故事》《黄浦江的故事》《水手长的故事》《夏天的故事》《柳堡的故事》《爱情的故事》《八哥的故事》,这些都是《不该发生的故事》; 
刘:这就是你的绝对儿啊? 
冯:你行吗? 
刘:听着啊!我给你对--你再说一遍。 
冯:我说八遍吧。 
刘:你当我真没记住?逗逗你的,听我的下联:《茶花姑娘》《蜻蜒姑娘》《上海姑娘》《景颇姑娘》《西子姑娘》《金刚山的姑娘》《端盘子的姑娘》《不当演员的姑娘》,这些全是《嫁不出去的姑娘》!!!(鼓掌,完)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